「九型性格」 (註一) 的價值          徐志忠    http://www.frzee.com

 

拜讀了蘇信超先生的「九型人格無問題?」(公教報 3163-4 期) 及他在網站提供的詳盡文獻,不禁令人敬佩他對做學問的認真及感激他的服務。

根據二十年的認識

筆者自從1985年初與數十位神職人員參加了由許夢貞修女邀請由美國來港首次介紹「九型性格」的課程至今,一直對這一門學說保持蚇@厚的興趣。曾三次邀請海倫帕瑪Helen Palmer來港教導。前後追隨跟她學習超過三百小時。她是一個非常慬慎而有深度的第六型性格的人。三十多年來,根據深入訪問的實例,不斷的在做研究、對證及發展「九型性格」。雖然在過去十多年已累積了豐富的「九型性格與靈修」的經驗與資料,但一直未敢輕言出新書。感謝修會會長對會士求知的尊重,使我不僅有機會從書本中去學習,還能在數位名師指導中親身體會「九型性格」的發展及正面價值。願在此與大家分享一個與蘇先生不完全苟同的觀感。

「認識自己」

如果對「九型性格」深入了解及運用恰當,它將會是一面寶貴的鏡子。憬珔g知:「認識自己」是一切心路歷程成長的起點。「認識他人」亦是與人相處,心理及神修指導必需的條件。「九型性格」提供了一個比較全面、超越種族、文化,忠於人性的成長地圖。嬰兒出世已可分辨為九種不同的氣質。腦科專家Panksepp基於腦的特性,亦將人們分為七類。四世紀的沙漠中的教父 Evagrius(345-399)提出的八類「偏情」(passions),六世紀末額我陰虳v修定為「七罪宗」,亦稱「七死罪」,都是根據人性在神修成長過程中所歸納出來的。

「自欺」?  「醒覺」

  至於「九型性格」的起源不明,似乎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對證自己的經驗,醒覺到自己是否仍在盲目地依從自己型號的「罪性與偏情」,能否看穿「自欺」的行為。如果不了解自己及他人的「死穴」,怎能有恰當的指導及成長?

第一型的追求完美,L調道德標準,恐怕是受了「超自我」(Superego)而不是良心

的驅使。

  第二型的熱心助人,或許是需要他人的肯定。

第三型的多才能幹,可能是在靠成就感來建立自己的價值。

第四型的宗教熱誠或者是彌補空虛。

第五型的人經常默禱及退省,甚至隱修,可能是逃避...(註二)

  其實每一類型的「提昇」是靠「醒覺」。意識到自己型號的「催迫」時,放鬆自己,回到現在,「活在當下」(註三),去接受上主的恩寵,無條件的愛與肯定。

    「耶穌已變成基督。」

  基督徒當然是接受聖三的上主。但是相信耶穌基督,並不表示我們要經常想像身穿著白袍有鬍鬚的猶太人形像的耶穌。「耶穌已變成基督。」基督的容貌不僅是一個猶太男士,而在每一個有真愛的人身上顯示出來,充滿在整個宇宙中,若望一書亦強調「天主是愛,誰生活在愛中,就生活在天主內」。

  一個針對「新紀元」的批判可能是因為「九型性格」未必提到耶穌(註四)。人們未能明顯的肯定耶穌。為基督徒在運用「九型性格」時,應該不會有這個問題。梁宗溢神父及鄭瑞薇修女主辦了十多年的「九型性格與靈修」課程,從未聽過有人因研讀「九型性格」而離棄基督。相信在世界各地有許多舊生會挺身見證這類課程對他們在信仰及生活上的幫助。

    神的恩寵

  最近幾年Helen Palmer幾乎在每次講座中都提到心靈的成長是神的恩寵(received grace),我們只可「接受」。她鼓勵人們跟隨聖十字若望(註五)的空虛或黑夜神修(拉丁名詞 VIA NEGATIVA) 及採用聖依納爵及其他的正面或想像方式(VIA POSITIVA) 來補充。 完全聞不到「重知識論」。(註六)--的味道。

至於方法則見人見智。信仰與神修,不應脫離人性的基礎。了解每人的特點才能因材施教。還記得四十多年前,在初學院,神師規定我只可跟從抽象枯燥的三點推理默想,不接受我要求採用更感性的福音想像祈禱,結果因此偏頭痛了大半年!我只希望所有開始踏上神修路途的人,能接受及運用「九型性格」的培訓,這就可少走k枉路了。

神修進展的九級地圖  

RISO/HUDSON 更詳細的提供了每一類型從不健康到健康狀態的九級地圖。要注意的是神修進展不能單靠自己的意志及目標去成長的。參加他們的課程時,才更清楚的了解:我們只能不斷「醒覺」,別的是恩寵,只能謙虛的等待及接受。 

一個靠自己的意志去追求「頓悟」(Enlightenment)的人未開始已失敗了。同樣的,追求「幸福」的人注定是失望的。「頓悟」、「幸福」僅是「忘我」、「醒覺」及「活在當下」的恩寵。

「九型性格」的鏡子

  有了「九型性格」的鏡子,凡事能否先照一照?分辨一下究竟自己所作,是出於未提昇的性格型號的催迫還是上主的使命及自由的選擇?不健康的第六型充滿怕懼,懷疑的性格,到處只看到危險、異端。第一型太追求黑白分明,大義滅親,會無情的@害異見人士。第八型可能會用權力去控制,保護他人的思維及生活….

    謙虛與開放的教會

廿一世紀的多元教會,不能再如歐洲中古世紀的教會,將自己狹窄的信念視作為絕對的真理,@害異見之士。聖女貞德、「禮儀之爭」、德日進神父…都提醒我們堅持成見的危害。有幸當今教宗已公開承認教會迫害加利略(Galileo)的錯誤,繼承了若望教宗的開放大公精神。

經歷了這泵h的教訓,我們要避免帶茼銴頝妝幫葧L的眼鏡去檢討別的神修,或僅在書本的象牙塔中尋找錯誤思想。

  我們應採取聖依納爵在神操開始「原則與基礎」中提出的「人對於取用這些受造物,常該看自己的宗向:它們能夠幫助多少,便取用多少;他們能夠妨礎h少,便捨去多少。」 (平常僅用兩個拉丁文字Tantum quantum來表達 )。另外再學習聖言空虛自己降生成人的態度,投入不同的宗教、文化領域,真正的尊重及了解到基督的真理不應局限於天主教會。聖葉理諾、聖芫筒w、聖多瑪斯,那一個不是經歷了許多矛盾,終於吸收了外教的思想而發揚了教會的神學。

  歸根究底,一切還是回到蘇格拉底所說的:「要認識自己。」每個人都帶茼菑v性格的有色眼鏡。要多些自我醒覺及尊重,少些批判,接受人有異同之別。這就是「九型性格」的正面價值觀。(註七)

 

(註一) 梁宗溢神父用了十多年的譯名比較準確。我們在講性格,不是人格。性格源自天生的氣質。人格卻是後天的選擇所造成。

本文包括許多專有名詞,不熟悉「九型性格」及未讀蘇先生大作的讀者,可能看不明白,特在此致歉。

(註二) 在此我必需提醒大家不要輕易的將人定型。「九型性格」是自我醒覺及神修指導的寶鑑。但常常淪為「心理遊戲」或工商界的操縱工具。每一個獨特的人僅簡化成不需進一步認識了解的一個型號!

(註三)「活在當下」是暢銷書The Power of Now的中文譯名。18 世紀的 J. de Caussade, S.J.神父己寫了「現刻的聖事」英譯 Sacrament of the Present Moment.

(註四) 將「九型性格」歸入「新紀元」,好像見到綠色物體就歸入樹木類,不是懷荋L重的「交談」之道。

(註五) 聖十字若望(1542--1591)曾經受自己的修會拐捉入獄兩次,又多次遭受教廷審查。很多著作,都是在獄中所寫。

 (註六) 「重知識論」(Gnosticism)L調人單靠知識,已可與神相通,得到救恩。另外輕視物質。相信歷來有不少人都給k枉的扣上了這個籠統的大帽子。

 (註七) 因為篇幅所限,不便在此逐條的討論蘇先生提供的資料。其中有不少是列舉誤用或出錯的個案(英文說Arguments of Abuse)…。如有機會,希望公教報能安排一個公開的討論會。